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夹缝中的知识分子话语权

                     夹缝中的知识分子话语权

            ——简评《铁皮鼓》中奥斯卡代表的知识分子生存现状分析

 [内容提要]   文章通过奥斯卡代表的知识分子,在纳粹代分子代表的官方权威话语和外祖母代表的享乐的民间话语挤压下的生存困境,对其生存现状作出简要分析。

[关键词]   知识分子   权威话语    民间话语

铁皮鼓》是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的代表作。君特凭这部作品拿了诺贝尔文学奖。本片导演——"新德国电影"四杰之一的导演沃尔克·施隆多夫沿续了小说的风格,对布景、道具、场面、寓意、象征等方面的精彩运用,赋予了影片的深刻内涵。也为现代电影提供了新的视点和思考方式。因此本片获得了1979年联邦德国金碗奖和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的金棕榈奖

导演施隆多夫忠实了原作荒诞、讽刺的基调,通过奥斯卡的视角,看到一个夸张和丑陋的世界。为了达到影像上的逼真,展示奥斯卡的视点,片中有多处从膝盖高度拍摄的镜头,以此把"成年人"的世界诠释成稀奇古怪的性和政治哑剧,甚至达到了荒诞的程度。这一切更像一个想象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人是怪诞的提线木偶,他们有过分夸张的企图和言过其实的欲望。片中隐喻和象征手法的运用,为影片的荒诞和怪异增加了深度。铁皮鼓这一道具在影片中起着重要作用,其实它和奥斯卡所具有的的特异功能一样,蕴含着颠覆丑陋现实的意义。施隆多夫在影片《铁皮鼓》中构建了一个庞大而纷繁的象征体系,诸多人物及事物均有不同的意指,因而看完影片后最大的疑问就是:铁皮鼓象征了什么?奥斯卡这个侏儒以及他的揪心的喊叫又代表了什么?

在观看这部影片时,影片有很多象征的地方,造成了观影的困难,看到有关资料说明时,才明白原来影片中的指代或象征与知识分子的产生、存在方式有关。下面就结合有关的资料,来简单阐述自己的拙见。

导演借奥斯卡表述了战争年代知识分子逃脱与落网;而铁皮鼓与叫喊声分别指涉知识分子的良知和话语方式。知识分子话语既有别于官方的威权话语,也有别于以生存利益为原则的民间话语。 

影片的一开始就暗示了知识分子的产生方式。奥斯卡的外祖父在追赶下逃到外祖母的裙子下。民间话语中的男性角色需要在女性庇护下得以偷生,并最终下落不明。就奥斯卡来说,他的出生也值得怀疑,到底谁是他的生父?阿尔法德还是布朗斯基?这质疑了知识分子产生的社会道德基础和合法性。这直接导致奥斯卡对出生的恐惧。铁皮鼓作为信仰、良知、道德、正义的代名词引诱了奥斯卡的出生。 

奥斯卡因为看到母亲和表舅的偷情,而对成人世界产生了厌倦,以一记逼真的假摔而拒绝成长。奥斯卡将自己与权威话语的威逼和民间话语中享乐区别开来,代之以自己特有的话语方式:喊叫。任何人只要敢抢他的铁皮鼓,他就报之以喊叫,来警醒麻木中的人们。在反抗堕落的民间话语之后,奥斯卡开始反抗起威权话语。学校和医院作为意识形态的一部分,奥斯卡毫不留情面地震碎了老师的眼镜和医生的标本瓶。

导演也不忘展示人性中不为察觉的恶,几个孩子们嬉戏,玩伴们残忍地将青蛙置于沸水中,向其撒尿,并强迫奥斯卡喝“汤”;一边的成人却熟视无睹地剥着兽皮。处于权威与民间话语夹缝中知识分子的无奈、苦涩可窥见一斑。

奥斯卡的母亲和表舅代指了民间话语。奥斯卡对民间话语的认知也体现在母亲安妮与布朗斯基偷情的那场戏中,那是在安妮和布朗斯基迫不及待行乐之时,镜头向上摇至一副装饰画,画的内容正是众美女在林中享乐。奥斯卡冲上钟楼打起他心爱的铁皮鼓,发出他震天动地的喊叫。在这里奥斯卡代表的知识分子以自己独特的表现方式,表达了对民间话语的蔑视。

纳粹分子代表了官方的权威话语,知识分子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解构了这种权威。纳粹举行欢庆仪式的段落非常精彩,奥斯卡用他的鼓声打乱了整个仪式的进行节奏,使之最后成为了一场无聊的狂欢。这里施隆多夫想要表达的是只要运用正义的力量,知识分子话语完全有力量打破甚至解构官方的威权话语。

电影《铁皮鼓》的高潮出现在攻打波兰邮局那场戏,奥斯卡试图和表舅站在一起,然而在隆隆的炮火声终于压倒了他的鼓声,他的铁皮鼓也被高高的悬置起来,尝试着想要拿到它的人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在犹太人的玩具店被毁后,奥斯卡的脱逃以失败告终。

侏儒贝布拉是决定奥斯卡其后成长轨迹的一个人,与奥斯卡的鼓声和喊叫不同,贝布拉的技艺具有充分的表演性,奥斯卡意识到话语原来也可以用来作秀。他终于成为纳粹营前的一个小丑,臣服在威权话语的脚下。这里表示以奥斯卡为代表的知识分子最终因为自身的缺点,而臣服于官方的权威话语下,丧失了自身的独立个体性。这也是在残酷的政治下,不分国界的知识分子所面临的一个共同困境,在这里,精神的困顿让位于物质的困顿,而使人的个性流于世俗,丧失了自己的人性。

影片除了讲述知识分子在威权话语下的迷失外,还讲述了在民间话语下因为贪于享乐而使自己沉沦。影片中,除了外祖母、母亲代表了享乐外,奥斯卡的“继母”玛利亚和侏儒戈莉达也代表了民间话语的享乐。,面对玛利亚和戈莉拉的诱惑,奥斯卡终于也在男欢女爱的享乐中沦落了。在纳粹营房屋顶,众侏儒享乐的场面宣告了知识分子良知的泯灭。在威权话语和民间话语的双重引诱下,知识分子终于丧失了自己的本性。

影片最后,奥斯卡间接地杀死了无能的父亲,下葬的那一刻,奥斯卡决定重新开始长高,“儿子”投来的石块将其击昏,他跌落在父亲的尸体上。外祖母宽大的裙子下,奥斯卡又钻了进去,这与开头又形成了照应。

影片在两个多小时的叙述中,通过奥斯卡的形象向我们讲述了知识分子在纳粹分子代指的权威话语和外祖母、母亲、马利亚等代指的民间话语的双重挤压下的生存境地。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贾樟柯《三峡好人》独特的影像内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