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阐析《墨攻》中的亮色

阐析《墨攻》中的亮色

李国新  宋玉红

[摘  要] 《墨功》自有价值所在,笔者试从文化角度和文本细读的方法来解读《墨功》中所折射出的“亮色”,这主要表现于比较客观地反思战争、文化糅进商业的效应、故事的架构艺术以及人物塑造的圆形化等层面。

[关键词] 墨功  亮色  解读

自《墨攻》这部贺岁大片上映后,一直是引起人们的争议。笔者认为这部反映战争的大片,既有它魅力之处,也有其不足所在。本文试从文化角度和文本细读的方法来对《墨功》中所折射出的“亮色”作如下解读:

亮色一:比较客观地反思战争

战争与和平如迷失与寻找一样,是个永恒的话题,成王败寇、换代改朝。民为军、军屠民,周而复始。人类/华夏的文明史几乎等同于战争史,权欲之毒,尤甚于水火。

本片的突围之一表现在第一次以比较拟真的方式,展现了全民抗战,展现了古代战争和宫廷贵族的丑陋。其实开始的胜利,中期的失败,以及最终的两败俱伤,这几乎才是战争的真实所在。

可以说本片开创了一个中国古代攻城战的实景描述的一个先河,开创了一个描述上层人物丑陋面孔的一个真实写照。因为战争本身是反人性的,所以墨家提倡“兼爱”、“非攻”、“节用”。墨子认为天下间的混战,都来自于人们自私自利而不能相爱,因此必须“兼相爱”,才能“交相利”。在整个战争中没有英雄,因为英雄是无畏的,无欲的,但凡人是会有欲望和感到无助的。这部影片表现两者中间的灰色地带。其实“战争的残忍不是血腥的屠杀场面,而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受到攻击后的挣扎。《墨攻》中战争场面我更愿意用一种油画式的静态方式去表现每个人的挣扎。”(导演张之亮)在整个戏中,其实每个人都是受害者,都认为自己为别人,但都比较自私,人性的私欲无限膨胀,势必引发战争,从这个意义上说描绘战争的《墨攻》其实是一部反战影片。

亮色二:文化糅进商业的效应

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组合了强大的明星阵容。作为史诗战争大片《墨攻》来说,它汇聚了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台港、韩国当红实力、偶像派明星:天王刘德华、当红明星范冰冰、实力演员王志文、昔日小虎队的吴奇隆、韩国昔日天王安圣基以及韩国超人气偶像崔始源。有如此强大的明星阵容共同演绎,也为这样一个看似沉重的题材取得商业上的成功提前获得了砝码。

其次描绘了气势恢弘的战争场景。《墨攻》中的场面非常恢弘壮观,电影在表现战争场面时运用了大量长镜头的纪实拍摄方式,比如革离抗敌十万大军的场面,令人大饱眼福。千军万马的奔腾,万箭齐发的场景,惨烈写实的攻城战……采用的水攻、挖地道、孔明灯等极具中国特色。这一切给观众以心荡而又神移,紧张而又刺激,仿佛真正进入到冷兵器的时代,一切又是那样的残酷,同时又让我们对此进行深深的反思。

第三,文化人性的反思。革离以为一个人可以帮助别人守城,从而实现自己反战的崇高理想,但是到最后他从战争的残酷中开始看到战争的真实面目,这一切都让他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这种怀疑对于一个英雄来说是很可怕的,他的退处,那是一种营救者的辛酸和无奈,是觉醒后的迷茫,但这才是战争的本质,整部影片其实就是对战争的一种反思。增加美丽女将逸悦的戏份,除了满足商业片对爱情元素的需求外,它还有一定的文化意蕴。当她被割断了喉咙,也意味着反抗战争的话语者的“退席”;当她被关进水牢里所做的挣扎,是对战争中的残酷、自私、贪婪、无耻进行控诉的一种象征。在灾难和战争面前,一切高尚和卑鄙同在,“突兀”与“逆转”共存,偏执同残缺一体,人的理性、尊严、良知就被压抑到连动物都不如的水准,人性恶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部影片在人性之关怀层面则平视并聚焦了在饱受战火煎熬的平民命运,在战争的攻守转换中开掘了战时人性的复杂与生命的无奈。也是基于此,在反思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电影所透射出人的灵性的觉醒,看到了思考和人类理性、良知的呼唤。

亮色三:故事的架构艺术

在理性层面上分析,整部影片的美学尺度高度统一,在文学、镜语和技术上无大瑕疵,主要演员表演比较到位精准。在场面调度、长镜运用、景深、画外余韵都值人称赞,冷静娴熟,风格强劲。     

剧本改编自一部“孤胆英雄守孤城,反战维和”的日本漫画。影片在场面之气魄,则欲全景展现冷兵器时代古战场的布阵攻守,渲染出成败生死的多元关系;在人性之关怀层面则平视并聚焦在饱受战火煎熬的平民命运,在战争的攻守转换中开掘战时人性的复杂与生命的无奈。

这样,从故事的开场,《墨攻》以强势开篇,迅速消除观影的渐离感,带人入戏。古城、古风,整体的美术及人物造型,追求还原历史的真实和生活的痕迹;人物的外部动作尤其是武打动作设计上,摒弃了夸张和炫目的特效,追求肉搏的质感和逼真的血腥。大大强化了在战乱背景下兵、民的无奈,反之在刻画以梁王为首的政客(官、士)阶层时则强调生活的奢靡和权欲的博弈。同一时空下,官、士与兵、民的强烈反差,也较为客观的反映了春秋战国期的社会深层矛盾。

最后,故事的结局留给我们的也是仁者的退隐,世界还是那个血腥的世界,谁都无奈。

这种循环式的架构故事艺术,倒类似于金庸的小说,无论是反抗还是妥协,结局不是主人公死亡就是“退隐江湖”,他们在世界面前,是无力,无奈和无法的,尽管有些许凄凉,但又使故事充斥了张力和弹性,使情节承载的内容更加厚重。这种叙事艺术一直得到许多作家和大腕导演的青睐,也是鉴赏艺术的一种解读方式。

 亮色四:人物塑造的圆形化

在当下众多电影中,塑造人物为圆形的数量极少,这主要由于时间和故事情节的需要。但《墨功》在塑造人物的突围上取得了成功。它塑造了很多立体生动的群像。有人评价说:《墨攻》里的人物看待战争的观点各不相同又各有道理。随着战争的进程,很多人物的性格都发生了一重或多重转变,而这种转变又合情合理。片中的攻防斗智也相当精彩。

主角墨家子弟革离是个行者、智者,救人反战的和平主义者;通兵法、懂发明的科学主义的侠者。但他并不是作为人类的拯救者和英雄出现。在他身上,我们看不到武功高强,以一人之力而拯救苍生的超人形象,其爱情从表现手法和电影技巧上也无法用温馨和浪漫来形容,留给观众的不是那种充满憧憬和艳羡的冲动,相反的倒是一种沉重和叹息。这也使剧中镜头脱离人物的战绩和武功的窠臼,用圆形塑造的方法,真正触碰到他们的内心世界,那些豪迈中也有敏感、伤感甚至偏执的热血地带。这样,人物显得更加丰满和真实。

 

分享到:

上一篇:在意象的诗意中飞翔:苏童小说的一种传

下一篇:电影美术的造型设计的特点、形式及其实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