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乱世佳人》中塔拉庄园的象征意义

《乱世佳人》中塔拉庄园的象征意义

梁结玲[1]

摘要:《乱世佳人》成功地展示了动乱的战争中的爱情故事,它像一本教科书启迪着后人对生活本质的思考。作品中的塔拉庄园像一条红线贯穿始终,它不仅仅见证了历史的沧桑,更重要的,它深化了作品的主题,昭示着多层的意义。

关键词:乱世佳人;塔拉庄园;斯佳丽

 

如果说文学艺术能与电影艺术有一个完满的联姻,我想,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歇尔的名著《飘》改编的经典电影《乱世佳人》应该是其中一部。作品将爱情的纠葛放在一个动乱的战争年代,丰富地再现了这一时期美国社会的政治经济状况,以直面人生的现实主义态度,深刻地昭示了内涵丰富的人生哲理,虽然经受了时代的变迁、潮起潮落,但都无损它的非凡价值。

作品描写的时间跨度很长,从战争开始一直到战争结束,但涉及的地点却主要是两个地方,一个是亚特兰大,另一个便是塔拉庄园。塔拉庄园虽然没有直接受到战争的洗礼,但它见证了历史的变迁,见证了女主人公的悲欢离合,它像一条线,将情节的高潮与低潮连接起来,充分展示了历史的风貌,更重要的,是女主人公精神的“绿洲”,像一面旗帜,暗示着某些历史性的真理。

一、塔拉——对永恒土地的渴求

禀承着父亲爱尔兰的血统,对塔拉庄园的眷恋,对土地的渴求,是斯佳丽灵魂中不可磨灭的“根”,“我们爱尔兰人把土地视作生命,视作母亲,为了土地,我们无怨无悔;为了土地,我们奋斗不息;为了土地,我们宁愿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斯佳丽在塔拉庄园渡过了她美丽的少女时代。当内战的炮火席卷南方,而她的塔拉庄园和亲爱的母亲就在南方时,“斯佳丽的心都快跳山来丁,她的思绪飞到了战场,飞到了家乡,也许‘北佬’已经在践踏着塔拉农场,也许……她第一词感到害怕,即使亚特兰大大守在即,她也没放在心上,但塔拉的安危让她明白了战争的真正含义。”尽管年青时她曾经多么想离开塔拉庄园,但每到挫折,她就会深深地体会到塔拉庄园的重要,土地的珍贵。也许是塔拉庄园的即将焚毁才使得斯佳丽意识到即将失去的才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此时此刻,她深切地感觉到了土地的珍贵,她什么都没有了……但她拥有残破的土地,她并不贫穷,她很富有……”她告诉自己“塔拉是我的,准也别想打她的主意。”为了丰茂的塔拉,她不惜带领家人做着下人的活,不惜出卖爱情以求得塔拉庄园遭受厄运,她成了塔拉庄园的守护神。斯佳丽每次回到塔拉时,心情都是愉快的,她把塔拉当成生命的源泉,认为红色的土地离不开她,她更离不开红色的土地。当她受委屈时,她总是回到塔拉,“对她来说,看一眼绿油油的棉田比吃大大的补药更灵。”当她每次从塔拉回来时,总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面颊又红润了,眼睛满是光芒。“一想到塔拉,一想到家,她仿佛有一只轻柔凉爽的大手在抚慰她焦灼的心。”在这里,斯佳丽已经把塔拉当成了她心灵的慰藉,对土地的拥有便是对财富的拥有,在斯佳丽的心中塔拉庄园当成了她人生的路标,前进的灯塔。

二、塔拉——故土的怀念

为了生命的延续,斯佳丽不惜埋葬爱情以祭奠生命,但塔园,她却永远不能出卖。当身处饱受战争蹂躏的亚特兰大,身受危险时,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塔拉,虽然因答应艾希利照顾韩眉兰,但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塔拉庄园,最后在战争的危难时刻不惜请求她一直感到讨厌的白瑞德,以图能回到日夜思念的塔拉庄园。从亚特兰大穿越战区回到塔拉的那艰难的历程,不仅体现了斯佳丽的坚强个性,更重要的,是体现了斯佳丽对塔拉故土的怀念,塔拉,在她的心目中永远是难舍的故土。在塔拉,曾经有她幸福的家,有深爱着她的父母,有她熟悉的土地,还有那属于她的,让她恣意做为的空间。为了生活,为了挽救她的塔拉庄园,她干着摘棉花、挤牛奶、劈柴、种菜等粗活,每天忙碌于庄园。为了重振塔拉庄园,斯佳丽在法兰经营的木厂非法雇用囚犯,并和她讨厌的为南方人所不齿的北方商人大做生意。斯佳丽这一形象只有与塔拉联系起来时才更具魅力,我们才能更深的挖掘她的精神世界。即使与白瑞德在外面过着骄奢的生活,但斯佳丽还是想往那个能让她心灵得到平静的塔拉,塔拉是她永远的故土。我们不会忘记火烧云红的黄昏里,斯佳丽屹立在一片红色土壤中,手握泥土向苍天发誓的情景,这与影片开头父亲对她的告诫形成了对应。“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满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艾青的诗句,其实也是斯佳丽的心声和写照。

三、塔拉——精神的家园

在影片中,塔拉这一词在斯佳丽口中反复出现,在斯佳丽心中,塔拉已经变成了一个符号,成了慰藉心灵的温床。

在新世界降临后,作为旧时代遗物的塔拉庄园成了斯佳丽的奋斗目标。她为保全它而竭其所能,无论发生什么,决不抛弃它。与其说这片红色的土地属于她,不如说她已融入了这片红色的土地,她的根已经深深地生进这些红色泥土里,也同他们所种的棉花一般,要从这泥土里吸取生命。塔拉不仅仅是一个庄园,它是有生命的,它是斯佳丽心中的精神家园,正是塔拉,她坚强地站起来,迎着太阳笑对人生。“为了塔拉,我什么都能干”,塔拉已经超载了物质层面,成为斯佳丽的精神支柱,她不允许任何人污损它,不管是敌人还是姐妹。

当整个塔拉因战争陷入困境时,她亲自带领着全家种植棉花,她娇嫩的双手长茧了,变粗了,可在她拖着疲惫的身躯从田里回到塔拉时,“她抬起头望一望塔拉那白色的建筑群,心里所有的委屈都会烟消云散,她的心中充满了爱,她感觉自己像只归巢的小鸟。她喜欢凭窗远眺,看那绿草如茵的牧场,看那血红的土地,看那一丛丛、一簇簇的树林,所有的烦劳一扫而空……她毫不客气地认为,只有她的家乡才有这样的土地。”自古以来,对土地的咏唱就常常蕴涵着一种对传统认同的精神文化品格。斯佳丽耕耘着这片土地,也为维持着这片土地而百般尝试。虽然她的某些行为的确带有叛逆性,如在她丈夫殡丧期间着艳装参加社交集会并跳舞,如为维护塔拉而抢妹妹的男朋友。但在看到她为保有塔拉向瑞德求救而受辱时,我们可以透过这一复杂人物形象背后的心灵思绪,看到传统家园意识所擦碰出的火花。

与白瑞德结合后,斯佳丽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重振塔拉庄园,让它恢复昔日的繁华,变为附近最豪华的庄园,在斯佳丽的眼中,塔拉不仅仅是个庄园,它更是个象征,像象征一种归宿。只有在塔拉,她的生活是真正平静的,没有恶梦的,它永远都不会随风飘逝。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叛逆的性格与独立的人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